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第一纪元的终结

第二百九十三章 第一纪元的终结

 热门推荐:
    持杯女是所有“杯中儿”的母亲。

    “杯中儿”之所以都有着血色的瞳孔,正是因为持杯女血发血瞳——这是遗传的证明。它跨越了血脉与空间的限制而强行生效。

    ——没错。

    “杯中儿”仪式中,虽然只投入了一方的遗传基因,但杯中儿并非是一人的后代。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使用这项仪式,杯中儿的母亲都是持杯女,而遗传基因的提供者都是父亲。

    虽然不具有神血、也不是神裔,但杯中儿依然可以算做是持杯女的子嗣。因为持杯女所持之杯便是她的子宫,“从杯中孕育”这个过程,本身就可以在仪式中被视为“由持杯女孕育而生”。

    所以这空荡荡的、除了血之外什么料都没加的杯子中,才能直接诞生出活婴。

    而“天车御手”所代表的神已经死去,她留在世上的一切痕迹都应被消除。

    但因为“天车之光”,也即是安南将在未来诞生,因此与天车有关的东西都没有被抹除。

    真理之柱的存在性是可以跨越时间线的……虽然“可以”不代表“必然”。

    如同作为仪式之神的神秘女士,本身就是通过仪式而生的。

    而作为欲望之神的持杯女,也是因自己的求知欲而成神;在没有机械之神的古代,精灵们也制造了咒能机械;而曜先生本身便是光,但他同样也是光之一曜。

    而当时的精灵中,有一位天才仪式师——他们在得到圣杯之后,突然想到这里可以卡一个bug。

    圣杯是“天车御手”的遗物,是她权柄的象征。

    如同“杯中儿的母亲算作持杯女”一样……但若是用圣杯举行“杯中儿”仪式,“圣杯”作为孕育古神之处的概念,就会覆盖掉持杯女的“杯”。那么“圣杯之子”的母亲,就可以算作是“天车御手”。

    但第三纪时,“天车御手”已死、安南还未诞生。

    当时“天车”成为了按照既有逻辑而行事的规则,所以它才是“平等、崇高而无情之物”。这个描述,实际上是在暗示“天车”是一个具有高权重的程序!

    而既然天车只是程序,那么可以理解为“天车的权柄由世界本身代为操控”。也即是说,天车御手便是世界意志本身……那么“圣杯之子”也就可以在仪式中被视为“世界之子”!

    ——好特么绕的一个圈子。

    但也好像很合理的样子……

    所以恩底弥翁才会说,自己有着天车御手的血脉、安南是它的母亲……

    因为它体内流淌着天车御手的血脉,而如今这个身份已经属于安南了!

    安南已经完全理解了,咒能技术到底从何而来的。

    精灵们抽取咒能的“脐带仪式”之所以能够以仪式逻辑成立,就是因为当年“天车”尚未诞生,这些“圣杯之子”所具有的特殊性质使得他们成为了世界之子!

    就像是……某位人事部门的领导离职后,她所制订的规则依然承袭了下来,也就是所谓的“升华仪式”;而她的印章却被人偷走继续使用,这也就是所谓的“圣杯之子”!

    换言之,安南根本不需要考虑怎么断绝咒能。

    只要安南能够正常完成升华仪式、正式成为“天车”,那么这个卡bug抽取世界之血的“脐带仪式”就会自动解除。

    随着bug被修补,那些利用咒能的罪人,也就将不复存在!

    “……原来是这样。”

    安南喃喃道。

    他也已经清楚,这位“天车御手”到底是什么人了。

    死于第一纪的神明、与升华之路有关,其仪式存在甚至可以覆盖掉持杯女的“杯中儿”仪式……

    虽然仍然不清楚“初代天车御手”的神职与神名,但仅凭这个称号? 安南就能得知——这位不知名的女神,就是那位导致第一纪终结的神明。

    就是因为她当年死去后,导致了某种真理缺失才诞生了恶魔。在她死去前? 即使是侵蚀率拉满也不会变成恶魔、或者也有可能干脆就没有侵蚀率这种东西。

    不过……恶魔的诞生? 并没有直接导致第一纪元的终结。

    安南会知道这件事……还是纸姬跟他透露了一部分的秘密。

    他又向恩底弥翁进行了仔细的询问。

    结合对方这位有问必答的精灵族图书管理员? 安南终于对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有了概念:

    在神代时,根本没有“神”的概念。

    如同无论是精灵还是马人、亦或是雅瑟兰人都管自己叫做“人类”……在他们看来,反倒是其他的种族“不像是人”。

    精灵当时将祂们称为“领主”、马人将祂们称为“活柱”、龙族将其称为“王”、巨人将其称为“尊长”、虫族将其称为“有翼者”……同时也有“要枢”、“守护”等称呼? 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叫法? 非常混乱。

    而在第一纪结束之后,神明的诞生变得困难了起来。而一些人、甚至有几位“领主”、“王”和“有翼者”都抛弃了真理,堕落成了强大无比的恶魔。

    不过那个时候? 恶魔并没有与其他种族发起冲突。仅仅只是属于一种理所当然的突变。“恶魔”这个词也并不具有贬义? 仅仅只是精灵语中“有角的人”的意思而已。

    恶魔虽然性格变得冲动、欲望强盛? 可他们并不愚笨。他们也知晓不可滥用世界之血? 一旦过渡使用、世界便会坍塌……

    ……于是他们就聚集在一起? 在当时尚未掌握真理的某条壮年巨龙的带领下、前往其他世界掠夺世界之血。

    ——自己世界的没法用? 那我去抢别人的总可以了吧?

    “贤者之石”就是第一次远征中从虚界夺来的,虚界也因为这一大块贤者之石被夺走而彻底垮塌——这块贤者之石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但从那之后,这个世界的升华者们才有了“要素”之力能够使用。

    那条龙也因为那次远征获胜的功绩,而获得了名为《燧石颂》的真理之书,因而封神、并获得了“燧父”之名。

    在那之后又过了许久? 似乎发生了某件巨大的灾难。

    十二位来自不同种族、立场不同、但神职相当重要的守护者在那件事的逼迫下? 逐渐联合在了一起。

    祂们商议以真理之书《纪年法》为祭品、以整个世界为仪式盘? 划出十二月三百六十日、规定春夏秋冬四季时节? 以此构建出了“正神仪式”,将一切真理的管理者统称为“神”。

    最初的目的,就是以“圣月”的方式? 来保护神职重要的正神。后来因为重要的神明越来越多,于是这个仪式进行了二次改进,增添了“从神”的概念,将“不死”分给其他神明。

    同时,他们构筑起三条法则:神只可被崇拜不可亲自引导或杀戮凡人;神明之间的矛盾尽量由代行者处理;在神明依然有神殿的情况下,不可被其他神杀死。

    以此划分人神之别,控制世界的争斗在一定范围内。

    最开始,连恶魔们也是信奉神的。

    后来发生了某件事。

    各族走上堕落之路的恶魔,在燧父某位兄弟的带领下集聚在一起,试图形成了新的政权——他们划分出恶魔之间非常严格的种族阶级与等级制度。同阶之间以老为尊、同辈之间以军功为尊。

    不愿意走上堕落之路的,在他们的势力圈中会被排斥为最底层;而一旦成为恶魔,就会因为“入行晚”而成为同阶中的下等人。

    ……然而,精灵是无法走上堕落之路的。

    因为他们天生便拥有纯净之魂,在恶魔的国度中反而成为了劣势。于是精灵举族逃离,在两位正神的守护下前往了传说中可进不可出的沙漠……

    马人们不知为何,也跟了上来。还有少量不愿屈服的巨龙和巨人。

    因为恶魔一旦进入沙漠,就会受到七倍伤害。所以他们被拦了下来。

    原本精灵们打算在沙漠中住到天荒地老……至少要等到那位皇帝的统治结束再回去。

    可在第二纪的末尾……沙漠获得了生命,变成了吞噬一切的活沙漠、开始飞快向四周扩散。

    他们这才狼狈无比的向西逃离——就是在那时,精灵们做了连恶魔也不会做的事。

    ——窃取世界之血。

    这一举动惊动了其余十位正神,祂们纷纷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而在祂们离开的一百多年间,脱离了监护的恶魔们却又分裂成了诸多势力……在沙漠以东的世界中互相征伐。

    后来,恶魔们只愿意信奉三正神——红骑士、持杯女与燧父,由“血炭教会”统一祭拜。

    反而是诸多从雅瑟兰逃过去的伪神,艰难的渡过连神也能吞噬的活沙漠……无视了至圣三法则,开始组建属于自己的势力。

    与雅瑟兰大陆这边的平和相比,沙漠以东的旧大陆正处于漫长的、永无止息的割据战争之中。

    直到第三纪元的终结——因为纪元之灾,这场战争才由此而终结。但属于恶魔得知识,已经被神秘女士钉入了神秘知识的领域,雅瑟兰人无法再通过仪式得到来自“老家”的情报,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世界由此割裂。

    那时,沙漠以西的雅瑟兰人遭遇了奥瑟人的侵略和殖民,又因为精灵们滥用咒能而变得破破烂烂;沙漠以东的世界,经历了漫长的千年战争、整个世界淹没于血与火中。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位“天车御手”的死,直接或是间接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