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百七十章 非蛇之蛇

第二百七十章 非蛇之蛇

 热门推荐:
    上山原本就已经耗尽了体力与精力,再加上凛冬人并不是那么在乎礼数。

    没有任何寒暄,直接进入正题……指开始吃饭。

    早已准备好的丰盛饭食,没有任何停顿便被端了上来……当然,这个丰盛是以凛冬角度形容的。

    大致来说,比安南在公爵府吃的饭,多少还是要好一些的,但好也好的相当有限——

    除了跟随安南前来的六人外,还有子爵大约七八岁大小的儿子,与他棕红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妻子。共计十人坐在圆桌旁,坐得是满满当当。

    蔬菜有三碟、一碟水煮一碟清蒸,还有一碟是混着香菇拌在一起的。另外还有一碟焗豆子,一碟煎香肠,一碟蒸熟的、塞满了米和血的香肠,一盆没有什么调料的水煮牛肉,一盆被剁成小块的辣牛排,和一锅清炖羊羔肉。

    主食是一厚沓的发面煎饼——看起来有些类似于比较厚的手抓饼,可以配奶油、果酱或是鱼子酱吃,也可以用来裹着牛排吃。

    ……对于玩家们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丰盛的食物。

    主要是口味过于清淡了。

    不是蒸的就是水煮、再要不就是清炖。前面的菜几乎没放盐,而清炖羊羔肉的盐就过分的多了。

    用流浪的孩子的话来形容——这羊肉像是用了盐气弹一般,把前面菜的盐全部集中到了这一道菜里。盐已经多到了羊汤甚至已经有些发苦的程度。

    这手艺,让玩家们的表情一个个变得相当微妙。

    西酞普兰只是吃了半圈就没怎么吃了。安南与卓雅也没怎么吃,至于佐尔根干脆就是一口没吃——他甚至连围巾都没解开,活的像是个卡卡西。

    四暗刻一方面是真的有点饿了,一方面是为了给主人面子,勉强多吃了一些肉……而流浪的孩子则是不断地就着酒吃香肠和牛排。这香肠和牛排,大约是桌上唯二相对正常的菜了。

    虽然这牛排依然也是一点盐味都没有,但多少有点辣味。

    ——这已经不是手艺好坏的问题了。

    这绝对是出问题了。

    但是,子爵一家人的表情都是相当正常,吃起来那是相当的香。那孩子甚至可以说是狼吞虎咽,大口大口吃着完全没盐味的牛肉和堪比咸菜的羊肉而面不改色,宛如在进行一场诡异的吃肉仪式。

    这甚至已经开始让玩家们怀疑,这是不是凛冬人的味觉有些特殊了……

    若非是在凛冬吃过几顿饭的林依依和龙井茶他们,在论坛上非常肯定的说这不可能,他们或许还就真信了。

    吃过饭后,一行人便跟着子爵前往了书房。

    路上子爵依然没有任何异状。

    他还兴致勃勃的对安南介绍着府内的装饰。

    “是不是感觉和南方那边完全不同? 陛下?”

    多尔戈鲁基子爵笑眯眯的说着:“弗兰格尔省还有些尚未被废除的精灵传统……其中就包括精灵的艺术审美风格。”

    他的子爵府以独特的方式进行装修。

    在任何一条回廊中,左右两侧都没有对称感——当左侧是悬挂着绘画的木墙的时候,右侧或是大理石雕像、或是拼接在一起的碎石、或是雕刻着诗句的石墙。

    房间中的吊灯就像是在玩数独一样? 不同的房间中的吊灯数量完全不同。地板异常的朴实、天花板则透明如琉璃……整体来说? 整座子爵府中都充满了强烈的不对称感。

    “南方因为双子塔的存在? 人们以对称为美。但北方人往往偏爱不对称——除非必要、他们是无法容忍某种过于对称的东西的。

    “像是您来的路上……从地铁站离开的时候,也该看到街道两旁的房子了。”

    “的确。”

    安南点头赞同道:“街道两旁的房屋,装修风格完全不同。而且几乎都是毫无规则的错落着的。”

    甚至不是插空——完全的插空? 也可以看做一种对称。

    要比喻的话? 就是玩模拟建造游戏的新手,想到什么摆什么一样。空间利用率非常低,一条街光是消防所就有三家? 甚至有两家只隔了不到一百米。

    简直是可以逼死强迫症的装修风格。

    或者? 过于不对称的风格? 反而也可以满足强迫症?再或者这本身就是一种强迫症……

    “这的确是精灵城市的风格。”

    安南答道。

    他的确看过精灵的都市——是从幽灵形态的精灵? 波菲丝小姐所在的那个地方看到的。

    当然? 安南还留了半句话。

    ——精灵的都市? 即使以现代观点来看也是相当先进的审美。

    那是流光溢彩的华美都市。

    超过百米、充满后现代艺术风格的不对称巨型建筑,将超过二十余种的生物染成五颜六色的水晶,墙体上挂满了的半透明的发光装饰物、巨大的拱桥与隧道……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可以用灵能朋克来概括。

    在看到那种都市时,所接受到的巨大冲击感中——【不对称】反而是需要后知后觉的回味才能“确实如此”的意识到的细节之处。

    如果要说他对精灵城市的风格是什么……

    那就是“闪”。

    太闪了? 尤其是晚上。咒能带来的五颜六色的霓虹光辉? 将整座城市渲染的像是铺满了led的机箱一样? 光污染巨特么严重。

    “——我所了解的精灵都市也正是如此。”

    违心的? 安南如此平静的说道。

    “当然,陛下。”

    多尔戈鲁基子爵自得的说道:“我们所奉行的精灵传统,也并非仅仅如此。”

    “还有什么?”

    “这就是我现在要给您看的东西了——也是我为我所拥有的叛国罪进行开释的【理由】。”

    子爵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是他见到安南之后? 第一次提到自己的“罪行”。

    安南闻言,微微眯起眼睛。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佐尔根微微攥紧右手。

    安南抬起头来,与子爵对视着。

    他缓缓说道:“既然你主动提到了这个,那么我想……这间屋子中,应该有着可以说服我的东西。”

    “自然如此,陛下。”

    子爵从容的微笑着:“那么一个问题是……您知道精灵所祭拜的是什么吗?”

    “——蛇。”

    安南毫不犹豫的答道。

    “正解,但不完全。正确得说法是……【非蛇之蛇】。”

    子爵的手搭在书房的门把上,缓缓推动。

    “其名为,变之兽——

    “即,【蠕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