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第三周目的终结

第二百四十二章 第三周目的终结

 热门推荐:
    “怎么说呢……”

    安南微妙的对艾蕾说道:“这种破坏学派的暴躁老哥,某种意义上还挺好懂的。”

    一旦有所了解……那真的就是一撅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

    破坏巫师的根本理念,是威慑论。

    他们讲究一个蓄势不发——因此越是优秀的、或者说越是认为自己优秀的破坏巫师,反而主动破坏就会越少。

    他们的法术威力异常巨大,可以轻而易举的轰碎城墙、震断山峦、烧毁城市,但通常他们都会在能够完成目的的前提下,选择动静最小、破坏力最小的类型。

    这是为了维持自身的“从容”。以便于维持“威慑”。

    ……这是因为,破坏巫师并不具备与自己的破坏力相匹配的防御能力。

    如果没有堡垒、飞艇、高塔之类方便施法的地形工具,他们通常会处于“杀伤半径十公里、施法半径一公里”的尴尬境地之中。

    也正因此,破坏巫师开发出了另一类子学派法术。

    就像是偶像学派有“相似律”和“触染律”的区分一样。

    一部分的破坏巫师,专精于即死类型的法术。也即是所谓“静谧无声的破坏”。

    安南曾在猎巫噩梦中,使用过亚瑟的身体、体会过他的战斗方式——当年亚瑟的战斗方式,显然是先把他那个浮游炮放出来,然后就是无限的覆盖式高空轰炸。

    而现在,亚瑟自然也不可能会忘记那种战斗方式。

    可是,因为亚瑟就是被塞利西亚留在“白银”上看家的那个人,所以他根本就没见过艾蕾变成天使的那一幕。他是在毫无预兆、也完全没有得知任何情报的情况下,被吸入的噩梦。

    在他看来,艾蕾是一个普通的仪式师……因为她身上甚至连承载物都没有。

    这意味着她没有咒缚。自然就不可能是超凡者。

    亚瑟的推论的确没有什么错误。

    只是他下意识的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没有咒缚的,除了普通人之外……还有神明与圣者。

    祂们已经改用圣契了,契约之力稳固无比、自然就不再需要承载物来承担咒缚了。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可爱的、连超凡者都不是的女孩子,亚瑟还是非常绅士的,选择用即死法术来瞬间抹杀对方。而不是把她活活烧死。

    最开始要用的那个法术,是名为“死亡接触”的即时法术。无论是握手或是用手直接接触他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可以触发……只需要维持接触十秒,就可以使其在完全无痛的情况下瞬间死亡。

    具体的死因是大脑被瞬间融化成浆。

    而他之后要用的法术,也即是名为“心脏骤停”的即死法术更是太常见了。

    因为那是白银阶的破坏巫师,所能使用的最强力的对人杀伤法术——只需要消耗一只纯红色的普通手套,就可以隔空捏碎一个人的心脏。

    这是几乎无法抵抗的强力咒杀。

    哪怕是黄金阶的超凡者,也必须在要素之力护体的情况下才能免疫。如果毫无提防的情况下被来这么一手,也会被瞬间杀死。

    它的限制条件也很多……比如说每十三天才能使用一次、对方必须身处感知范围内、中间不能有第三个人进行阻挡、且咒杀的瞬间两人正在对视。

    但这都不能改变它是破坏学派所能掌握的最强对人法术。材料简单易得、消耗也很低,而且不需要任何咏唱。

    这还只是秩序法术,使用时也不会为自己增加侵蚀度——并且只要击中,对方哪怕是没有心脏也能存活的强者,也会被其瞬间重创。

    它只有一个缺陷。

    那就是这算是一种“即死”效果……有专门用于抵抗即死的仪式,而且还有一些低端咒缚可以起到这个效果。比如说安南曾在罗斯堡见过的,当年曾被亚瑟打蒙了的那位猎人大哥……他就专门准备了对抗即死法术的咒缚。

    这显然是以亚瑟为假想敌来进行的准备。

    而艾蕾作为“骸骨”与“背叛”双领域的天使,是具有反射即死的特殊能力的。

    若非是安南想要多从他身上忽悠一点情报,最开始握完手后,就可以看到亚瑟当场暴毙了。

    ——是的。

    安南之前不断往后退,并不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安全……而是为了尽量让亚瑟能多活一段时间,不至于被自己弹死。

    而在亚瑟也死掉后,艾蕾才小声的在心底询问道。

    【……你不怕吗,安南?】

    “怕什么?”

    安南有些讶异的说道。

    【他与你没有任何仇怨,也对你没有恨意……但却还能毫无愧疚的想要杀死你。而在他看来,他的行为甚至还是正义的。这种扭曲的人,已经近乎怪物了吧……】

    “这有什么好怕的。”

    安南叹了口气:“是你太单纯了,艾蕾。你这已经不算是单纯了,已经近乎是软弱了。”

    【可是……】

    “这只是平凡无奇的互动。”

    安南用着艾蕾的身体,露出了一个如圣母般慈悲的笑容:“不过就是……陌生人之间,为了争夺‘胜利’而互相残杀而已。

    “他想要主导这个噩梦,我也想。而能够主宰一切的只有一个人……那么我问你,艾蕾——你更相信谁?或者说,你认为,交给谁来做这件事,能够有更多的人活下来?”

    【……只能是你,安南。他似乎只在乎塞利西亚和露西亚小姐,所以……】

    “……算了,这么逼问就太欺负你了。”

    安南笑了笑,没有再追问下去。

    “艾蕾”那祖母绿色的双眼,在已然完全无光的夜空之下,也变得幽暗而深邃。

    ——在亚瑟死后,天空变得愈发昏暗了。

    周围的路灯噼啪的发出电光,

    现在才不过是晚上九点而已,但这应该算是决赛圈了。除了龙井茶之外,剩余的人应该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就在这时,急匆匆的奔跑声从小巷外面传来。

    龙井茶的身影从外面一闪而过。

    “——这里!”

    “艾蕾”扬声道。

    很快,龙井茶就循着声音倒了回来。

    他看到白袍的艾蕾孤身一人站在小巷深处,而亚瑟则以一个向前伸出左手,仿佛在说着“不要停下来啊”的姿势倒在地上。

    他这才松了口气。

    “我看到你们消失了太久,还以为你被袭击或是发疯了呢……”

    龙井茶抱怨道:“吓得我赶紧追了过来。”

    “问题不大,都在预料之中。”

    “艾蕾”低着头,看了一眼亚瑟的尸体,又看向龙井茶、露出了温柔纯善的笑容:“现在只剩你了……你自己动手吗?”

    “……你来的话,会不疼一点吗?”

    “我觉得应该差距不大。”

    “那我还是自己来吧。”

    龙井茶干脆的说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老大!”

    他说罢,便举起自己的配枪、打开了保险并对准了自己的额头。

    下一刻,咒弹激发——它直接击碎了龙井茶的头颅。

    如此干脆利落的死亡,深深震撼了艾蕾。

    【他为什么……能以如此勇气直面死亡?】

    “这就是我和亚瑟的不同了,艾蕾。”

    安南悠然道:“亚瑟他所求的,仅仅只是独善其身而已。他虽然表现的优雅而又从容,但这是为了遮掩他失败者的本质——当年的他,是立誓要成为黄金阶的大人物的。可现在他根本提都不提这茬。

    “他的信心早就已经被打击过了。他只是在试图欺骗自己。

    “而龙井茶他们不同。正是因为他们知道……不管用任何手段,我都非赢不可;我所要的,是至仁至善的完美胜利。因此,即使在任何情况下,我都绝不会逃离——”

    ——因此,他们才会在生死之间仍然选择相信我。

    他们才会将逃出这个噩梦的希望交予我。

    安南还未说完,愈发深沉的黑夜已然张开獠牙。

    自上而下,吞没了世间的一切。

    当安南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在一处极具既视感的房间中醒来。

    这是他曾在画廊噩梦中见过的……

    ——艾蕾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