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狂徒之心

第四百二十九章 狂徒之心

 热门推荐:
    安南的呼吸变得愈发艰难,喉咙中有痰卡着。

    他完全睁不开眼睛,用尽全力也只能让眼皮微微动弹一下。

    安南感觉到自己全身尽是痛苦……不是发生在某一处,而是在全身皮下、内脏中、骨骼中尽是疼痛。但幸好,他的咒缚仍然在起效。

    这让这份痛苦被削弱了无数倍——然而即使被削弱了无数倍,安南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份痛苦。

    他的咒缚所能起到的作用,就是让安南更平静一些罢了。

    那是前所未有的虚弱感……

    别说询问和聊天,安南甚至连发出悲鸣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每次呼吸都变得更加衰弱、更接近死亡。

    ……原来如此。

    这就是衰老、病死的感觉吗?

    安南心中若有明悟。

    那并非是突然呼出最后一口气,就能够终止的人生。

    而是一点一点死去。就像是逐渐熄灭的火光一般……

    突然,安南看到了什么——

    那个最为热切的,握着自己手的中年女人……似乎是“自己”的女儿一样的人。她的身上突然亮起了高光。

    即使安南无需睁眼,也能看到她的形象了。

    (……这次终于要结束了吗,可折腾死我了。老爷子可算是要咽气了……)

    随着安南的左眼微微发热,极轻的低语声在安南心底响起。

    ……这是,【天使的左眼】?

    安南怔了一瞬间,才反应过来。

    下一刻,那个一直在角落里抽泣的年轻女人,终于大声的哭了出来。

    那是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时从喉咙伸出迸出的嚎泣。

    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深深叹了口气,将女人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而在这时,那个年轻男人身上也突然显出了光。

    (……真是的,还不如快点死。珍妮都好几天没睡了,这样下去她的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

    在名为珍妮的少女嚎啕大哭之时,如有实质的悲伤如诅咒般在房间内四处扩散。

    原本没打算哭的人,也忍不住有些哽咽。

    他们眼中下意识溢出泪水,但他们甚至自己都察觉不到自己眼中流出过眼泪。而流泪的人,心中也不尽然是悲伤的。

    就在安南自己的眼角,也忍不住有些湿润了。

    一个中年男人突然站起来,低垂着眼、抽泣着,伸出不住颤抖的手、拿着手帕擦拭着安南的眼角。

    “老师……”

    他用有些哽咽的声音,低声诉说着。

    那庄重的心态,任谁看起来也是悲痛万分。

    但安南眼中,他却突然被高亮所标示:

    (……好,终于找到机会来表达【孝心】了。老师的家人现在看到了我的诚意,之后我用老师的名头出去卖画赚钱的时候,他们碍于面子,应该也不会出来点破我了……)

    紧接着,屋内一个又一个的人,在安南眼中逐渐亮了起来。

    窸窸窣窣的、充满恶意的低语声,在安南心中响起:

    (……老师的遗产,应该也没我的一份吧。那我明天就把画室里的画拿走吧……)

    (……也不知道二叔的遗产,能填满小马林的赌债吗。这明明是绝症,之前浪费这么多钱续命做什么,折腾老爷子吗……)

    (……真是报应啊,活该。若不是爷爷当年阻止我和贾斯廷结婚,现在也不至于没钱找教士……)

    (……浪费了我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可算是要死了。这下可好,我工作也没了……)

    随着安南越是接近死亡,周围的人越是悲痛。

    但在他们心底燃起的恶意,却也越发浓重。

    那或许不能称为恶意。

    ——只是对安南之死的期盼。

    久居病榻的老画师,早已在长久的、接近死亡的旅途中燃尽了家人和学生们的悲伤。

    安南脑中的这些噪音逐渐淡去。

    他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安静下来,身上的疼痛也消失了,整个人陷入完全的宁静之中。

    ……他想起来了。

    在最初病倒的一段时间内,他们还不是这样的。

    ——自己也不是。

    “不要再浪费钱给我治疗了,我这病是治不好的……”

    “别这么说!有钱不给老人治病,像话吗?”

    如同倒叙一般,安南眼前浮现出四个月前,自己刚刚病倒时的景象。

    人们眼中的是焦急与紧迫,言语与行动中的,是热切而实在的“爱”。

    但在那之后不久,这份爱就完全燃尽了。

    生活中的琐碎,病榻前消耗的精力、心力和财力,逐渐与昔日的“爱”持平,甚至溢出。

    不知从何开始,那份期盼着“最终挺过去”的心,就渐渐变成了期盼着“早些死去”。

    或是一成,或是三成,或是五成。

    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仍是过去的那份爱,然而在老人眼中,他们心中所想的什么一览无余。

    ……想要重新唤起那份爱。

    ——就唯有死去。

    让那份疲惫、烦躁、痛苦、悲伤全部涤净,化为怀念。

    ——就唯有死去。

    想要被人们恨着,想要不被人们厌恶,想要不给人们添麻烦……

    ——就唯有死去。

    ……这才是你想给我展示的吗,丹顿?

    安南看着老画室倒叙播放的人生,脑中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并非只是让自己在噩梦中死去。

    以此混淆自己对“生”与“死”的认知。

    而是让安南心中种下“我活着便是错误”的念头,让安南产生“人们在期盼着我死去”的想法。

    ……然后丹顿要做什么?

    在外面,引爆这份自灭欲吗?

    “——这可真无聊。”

    安南深深的叹了口气:“还不如上一个陷阱有趣。”

    在安南面前,噩梦突然支离破碎。

    他重新睁开双眼。

    眼中的璀璨稍微暗淡了些许,但眨眼间便重新满溢。

    “太弱了,实在是太弱了。”

    安南叹了口气:“为什么这个是绝杀?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这种程度的恐惧,实在是太弱了……我连一分一毫的,‘我应死去’的念头都不会有。”

    “……居然,真的……”

    安南对面的白发少年,有些难以理解的皱紧眉头:“你这个人……没有心吗?

    “当爱你的人厌恶你的时候,你连一丝一毫的愧疚都不会有吗?你甚至不想让他们放弃拯救你……”

    “——那是自然。人们厌恶我,与我何干?我又不是为了他们而活的。”

    安南叹了口气,晃晃悠悠站起来。

    他脚下的断壁残垣,突然震荡了起来。

    七枚恐惧碎片集齐……整个噩梦突然颤动了起来。

    零零碎碎的建筑物碎片逐渐旋转起来,聚集在一起;虚空之中,建筑物勾勒而出,将断壁残垣的缝隙填满。

    原本破旧成碎片的船,眨眼间重新变得整齐。

    终于,安南认了出来。

    这艘船的全貌。

    这才是……他所经历的第一个噩梦。

    本杰明用约翰的灵魂、唐璜·杰兰特的全部诅咒,制造出的人工噩梦。

    ——那艘船。

    “喂,别搞错了,丹顿。”

    安南俯视着仍然靠着墙的白发少年,极平静的说道:“我不是圣人,不是神,也不是王。

    “外人如何,与我无关。我管不了这么多,我能管的只有自己。

    “就像是之前的蜘蛛丝噩梦一样——我跟他们说,让他们追随我。可我有回头等他们吗?我有给他们期许吗?我有发出命令、指挥他们吗?

    “我规定他们必须跟上我吗?我要求他们不得背叛了吗?他们退缩的时候我有说过一句话吗?”

    安南畅快的大笑着:“别闹了,丹顿!

    “不正常的疯子只有我一个,他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牺牲也不是因为我想要回应他们的请求,而是我想要达到这个目的,所以我不会需要报酬;那么我被厌憎、不被需要的时候,也不会对他们做出什么回应。

    “他们喜欢玩这个名为‘生活’的游戏,我就带他们玩。但我不想带的时候,谁也不想强迫我帮他们;他们若是不喜欢玩就回去接着过自己的生活。说到底……

    “他们如何期许,从来就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