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十六章 能、能跳票吗

第二十六章 能、能跳票吗

 热门推荐:
    难以理解。

    难以置信。

    在萨尔瓦托雷之前催促着安南,让他依次展示了已持有的四个法术后,他便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怔怔的注视着安南。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未入阶的巫师学徒,在没有任何人教导的情况下,花了两天的时间学会了四个法术。

    老师说唐璜很有天赋,萨尔瓦托雷那个时候还没信……

    现在看来,这是“很”有天赋的程度吗?!

    老师你到底在干啥啊,你是一个法术都没教他吗?

    萨尔瓦托雷能看得出来,这四个法术的施法痕迹非常淡。这意味着他们的领主大人学会这四个法术之后,几乎从来没有使用过。

    这只能是因为,安南真的是刚刚学会这四个法术。

    随着一个法术的反复释放,相对应的诅咒逐渐与本体共生,法术的威力会越来越大。直到完全成为本能,无需施法、也不用消耗法力就能使用。

    这就是大多数情况下,总是老巫师比较强的原因。

    虽然这不能保证老巫师就一定强大——毕竟他也有可能是四五十岁才学会第一个法术的——但年轻的巫师一定不够强大。

    ……该死的。

    唐璜这家伙不会是神秘女士的私生子吧?

    萨尔瓦托雷心中顿时冒出了如此亵渎的念头。

    他近乎怀疑自己之前的三十多年的人生了。

    他还记得自己当年学会第一个法术,成功就职巫师学徒时,一共花费了三周时间。在他将蜡烛上的火焰凝固为红色晶石的时候,他的转化学派的任课导师夸赞他的天赋,并将他引荐给了本杰明。

    而他在本杰明的教导下,用了十天的时间才学会了第二个法术——将晶石引爆,碎片化为铁片。之后本杰明一直看着他,等到他将大块的铁片化为细密而数量众多的钢针之时,才允许他学习下一个法术。

    那就是引导类法术,【磁化术】。它能控制钢针在空中飞行。

    他的下一个法术则是难度很高的【雷暴场域】。这个法术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终于习得。

    它可以用两两一组的、被磁化的金属制品为材料,召唤出一道道链接两根钢针的高压闪电。以事先准备的晶石为材料,他就可以召唤出钢针、随即召唤出大片的电流。

    在持有一个完整的即时战术循环之后,萨尔瓦托雷才被允许进阶青铜。成为一名转化学派的巫师。

    每一个青铜阶的超凡者,都必须持有相当程度的战斗力。这是为了防止他们被普通人轻易杀害。

    这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更是对其他人的负责——

    因为超凡者的尸体必须尽快处理。

    具体的处理方式,就是由另一个超凡者举行仪式,吸纳前者的诅咒、继承前者的咒缚——这是最快速度得到力量的捷径之一,通常也是杀戮他人的证据。

    而如果一个超凡者的诅咒长久没有人吸取……就会从中诞生噩梦。

    光是青铜阶的超凡者诞生的噩梦,足以轻易杀害普通人——毕竟在成为超凡者之前,人类是无法在梦中维持清醒自我的。若是不断在噩梦中死去,就会逐渐被诅咒所侵染,逐渐变成扭曲的怪物……或是幸运的死去。

    即使成为了超凡者,也只能勉强维持清醒,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而已,甚至不一定能回忆起自己原本的身份。

    只有拥有神术天赋的人,才能在梦中维持清醒。

    而即使是对于那些圣职者们,噩梦主人所持有的恶意、绝望、痛苦、愤怒也会无时无刻侵染他们,干扰他们作出的决定,让他们作出“自己不可能做出来”的选择。

    并非是得到超凡力量,就能远胜普通人……而是假如无法独立击败普通人的话,哪怕天赋再高,也不会被人允许进阶为超凡者。

    每一次进阶,都必须在另一位超凡者的见证下,与世界共享自己的咒缚。而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守密人,通常都是他们的导师、父母或是学长、学姐。

    换言之,如果不得到至少一位超凡者的信赖和肯定,凡人永远无法进阶为超凡者。

    “我现在可以进阶了吗?”

    安南向萨尔瓦托雷认真的问道。

    “可以……”

    萨尔瓦托雷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干哑。

    不不不,这肯定是因为在外面被火烤的……

    他努力压制心中的嫉妒和绝望。身为超凡者,每一份负面情绪都是一枚定时炸弹。

    “既然唐璜愿意信任我,选择我而非是老师当他的守密人,我就更不能对他做出不道德之事。”

    萨尔瓦托雷心中对自己规劝道。

    因为每个超凡者都需要一位值得信赖的守密人。

    之所以要值得信赖,是因为守密人得到了他们的咒缚之后,自然就可以轻易的杀死他们。

    如果自身咒缚无人知晓,那么诅咒就不会被束缚,每使用一次超凡之力就会侵蚀自身。反过来说,自身的守密人越多,这种誓约之力就越强大。

    这咒缚既是束缚主人行为的绳索,也是保护主人不被诅咒侵蚀的铠甲。

    誓约与诅咒,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二元。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举行仪式?”

    安南微微皱眉,有些急迫的追问道:“罗斯堡子爵试图对我不利,我必须尽快得到足以自保的力量。”

    “你放心,我既然选择做你的守密人,就能算是你的半个导师。我肯定会将你的问题都安顿好之后再离开。”

    萨尔瓦托雷如此承诺道:“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遭受苦难。”

    说着,他向安南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守密人,以及守密人和受缚者的关系和义务。

    其中一项义务就是,受缚者有给守密人收尸的义务。当然,萨尔瓦托雷名下的受缚者有很多,也不一定轮得到安南。但作为传承,这点他还是要明说的。

    安南听完之后,点了点头。

    “可以。”

    安南爽快的答道:“我信得过你。”

    信不过也没办法。

    安南心中也很是无奈。至少在他身份暴露之前,萨尔瓦托雷必然是可信的。

    他一共就只见到这么一位姑且算是友方阵营的超凡者……而他必须在玩家降临之初,拥有足够程度的力量与逼格才行。

    否则他很难压得住他们。

    如果身份暴露,大不了换一个守密人……不,还是算了。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思索片刻,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

    不如更干脆一些,选一个实在难以违背的咒缚。最关键的是不要自相矛盾就好。比如说本杰明的第一个咒缚,其实是相当难以违反的。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看看自己究竟会得到什么样的咒缚。

    根据萨尔瓦托雷之前的介绍,进阶时所受到的永久咒缚并非是自己选择,但也并非是他人的强制授予。而是根据自己在进阶噩梦中的所作所为,从数个针对性的咒缚中选择其中一个。

    噩梦完成的越好,咒缚带来的力量就越强大、咒缚本身就越宽泛。反之,如果噩梦完成度很低,咒缚就会非常明确、带来的力量也会很差。

    “既然你急着进阶,那么我今晚就再熬个夜。”

    萨尔瓦托雷叹了口气,勉强睁开了有些睡眼惺忪的眼,低声碎碎念着:

    “唐璜,你把防寒服给我拿过来。我去地下室分析一下黑火样本,看看到底是谁把这东西卖给了罗斯堡子爵。这东西处理起来必须隔音降温,否则有爆炸的可能性……”

    “大约要多久?”

    “挺快的,大概七八个小时吧。反正处理完了还不到我平时睡觉的时间。”

    挂着两个黑眼圈,状态神似我爱罗的年轻镇长接过防寒服,再次叹了口气,很是暴躁的说道:“别打扰我了!我要去工作了——之后你也别打扰我,有事明天早上再说!”

    很快,萨尔瓦托雷就进入了隔音隔温的地下室。

    安南看了看表,还不到七点。于是他先吃了晚饭,又回来继续看书。

    他打算今天暂时不睡,先看看凌晨十二点会发生什么。

    直到凌晨十一点的时候,他眼前突然划过一些提示。

    【距离内测开始还有00:59:59】

    【开启玩家论坛】

    【开启npc模板】

    【开启好感度调节功能】

    【根据当前模板“稀有精英(金色)”,得到相应权能】

    【开启支线任务发布权】

    【开启个人任务发布权】

    【检测到真理残章——天车之书】

    【目前天车之书持有者:1】

    【得到临时性权能:主线任务发放权、玩家论坛管理员身份、造物者视角(地图功能)】

    【请编写初始剧情】

    【请确认角色创建规则】

    【请确认玩家选择规则】

    【请指定玩家降临地点】

    【请确认玩家系统权限】

    【请绘制玩家系统使用界面】

    看着这么一大串的提示,安南整个人都懵了。

    ……啥意思?

    我都穿越了,还要继续当游戏策划吗?

    莫非我是天命之策划吗?

    而且你这游戏还剩一个小时开服……结果文案还没开始写?ui都没做?

    这是哪位大神做的游戏啊?

    您敢稍微专业点吗?

    我……我能跳个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