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一百一十章 三重拂晓的预言

第一百一十章 三重拂晓的预言

 热门推荐:
    在艾萨克·弗拉梅尔的身后,光芒突然开始聚集并扭曲。

    周围的路人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状,认出了艾萨克超凡者的身份。

    但他们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作为在联合王国生存的本能,对于任何不了解的异常现象,总之就是先跑为妙。有什么光就不要看,有声音就不要听——也不要相信躲在建筑物后面就安全了,总之就是跑得越远越好。

    于是人们立刻惊叫着逃离原地,甚至看都不敢回头看一眼。

    虽然平时艾萨克表现的相当温和。

    但他显然还是存在黄金阶超凡者的骄傲——当他需要展示能力的时候,艾萨克并不畏惧于任何凡俗习惯。

    即使在众目睽睽之下放技能,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无须忌讳。到了这个级别,就不是再努力调整自己来适应世界,而是让这个世界适应自己了。

    身为“辉光君主”的安南,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属于【光辉】的力量正不断向着艾萨克聚拢……并逐渐发生了歪曲。

    最开始是白色的光点。

    随着它不断旋转并放大,逐渐变成了纯白色的立方体,并进一步变成了虹色的、不断变化着的扭曲透明几何体。

    那几何体上似乎有着非常细的符文。它们组成了异常复杂的公式。

    几何体中心的虹色光源则穿透了不断转动着的几何体,就像是灯球一般,将不断变换的虹色光芒投射到了艾萨克身上、并在他的白袍之上映射出了不断流动着的阴影符文。

    下一刻,艾萨克身下的影子化为时针、开始顺时针旋转到他身后——反而从背光的方向、转到了迎着光的地方。

    在那之后,艾萨克的影子骤然完全消失,并在身后的发光几何体中出现。就像是一个阴影组成的人形,被囚禁于光之牢笼一般。

    乌鸫见状瞪大了双眼。

    他绝不会看错……也不会感觉错。

    ——那正是传说中的崇高假身!

    唯有完全掌握了要素之力,抵达了黄金阶的最高层才能掌握的……能够轻而易举的穿透一切超凡抗性的上位力量!

    虽然乌鸫距离那种境界还十分遥远,但他当年也远远的看过一眼灼牙侯的崇高假身。

    灼牙家族的这一代侯爵,就是熔岩禁塔的塔之主。

    他们家族甚至有不少白银阶的破坏巫师。

    因为灼牙家的族内通婚习俗,凡是不具有破坏巫师天赋的年轻人,都会被直接驱逐出去。

    哪怕是其他学派的天赋也不行。

    而被驱逐出去的这些灼牙,虽然失去了家族的支援、但却也不算是毫无才能的凡人。毕竟他们诞生于全是怪才与怪物的家族,即使是被淘汰者、来到普通的地方也算是人中豪杰。

    然而,就算他们没有继承这份流淌于血脉中的高浓度超凡力量。却也会继承灼牙家族的暴脾气……

    他们根本静不下心,完全无法做普通工作。

    要么是成为海盗或是强盗,再或者就是成为雇佣兵。只有刺激到随时可能掉脑袋的精彩生活和烈酒,才能平息他们心中那永无止息的躁动。

    ——但反过来说,纯血的灼牙反而就会变得冷静。

    或许是因为他们心中那股永无止息的躁动之火,已经化为了真实的力量……

    乌鸫如今的上司,就是一位纯血灼牙。

    他叫做亚瑟·灼牙。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白银阶的超凡者,甚至曾经与传说中的石中船长一同冒险,名字都变成了传说的一部分。

    “你居然还真会先知法术?”

    “我可不是雨果那种将自己全部的生命都献给转化法术的狂热者。”

    艾萨克瞥了一眼安南:“泽地黑塔出身的巫师,考虑的永远是‘如何制作更有用、更有性价比、更实用的转化产物’。

    “但我们翠玉塔不同。即使所有的巫师塔都在想办法挣钱、攫取权势,我们也将是唯一在做‘毫无意义的研究’的逐梦者。”

    从这点来说……尼古拉斯的确是能够得到翠玉塔承认的。

    “我们平时要研究大量的理论——而理论这种东西,假如完全不接触相邻领域的知识,就只能是闭门造车。没有掌握其他学派知识的翠玉塔巫师,就像是不理解民众需求的黑塔巫师一样。”

    艾萨克随口抱怨着:“那些学生们,一个个都抱怨着先知学派的法术难……考试的时候一片一片的不及格。可这难吗?要是上课的时候稍微听一下,这种级别的知识不都是送分题?”

    “……对你来说的送分题,他们估计的确是解不开的。”

    安南哈哈干笑两声:“你也得考虑一下他们的才能啊……”

    “既然才能不够,平时就多认真学。”

    艾萨克抱怨着:“如果不想动脑子,来什么翠玉塔?就算我给他们降低了考试标准、让他们能够通过——但他们又不是考完了这期末考试,就能成为了不起的巫师的。

    “学习必然是痛苦的,进步一定是缓慢的。假如他们没有掌握这些理应掌握的能力就毕业了,那么他们在毕业后也没有那个能力来成为一位足够优秀的巫师。

    “再说了,既然补考能考过,那就说明本来是学得会的……”

    一旁的乌鸫已经感觉自己的大脑在颤抖。

    怎么……

    这听起来,好像不是普通的导师?

    能够唤醒崇高假身的黄金阶——这该不会是翠玉塔的塔之主吧?

    但……

    他怎么记得,这一代的塔之主应该不叫这个名字。

    至少应该不姓弗拉梅尔才对。

    他可是德勒斯特·弗拉梅尔的铁粉,凡是和他有关的名字应该都记得清清楚楚才对。

    而艾萨克没有理会乌鸫的讶异。

    他只是对安南问道:“安南……你知道三重拂晓的预言吗?”

    “那是什么?”

    安南有些讶异的询问道。

    他的确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说法。

    “‘于第一个拂晓降临之时,永夜结束、昼夜分离;于第二个拂晓降临之时,言语凝固、化为文字;于第三个拂晓降临之时……’

    “——天车升起,群星降落。”

    随着艾萨克的言语声落下。

    周围的世界瞬间被黑暗吞没。

    或者说……是光芒被艾萨克身后的崇高假身所篡夺,化为了星辰大海中的那种背景色。

    投影在他身上的诸多阴影符文,瞬息之间向着周围猛然扩散,化为无数悬浊于空中的星辰。

    无数银白色的符文线将星辰勾连,形成了各种星座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