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七十九章 光界之泉

第七十九章 光界之泉

 热门推荐:
    “我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能力。”

    安南眉头紧皱、仔细叙述着使用这个复活能力的体验:“就我的感觉是……并非是将你的灵魂与身体分别重塑。倒更像是握住了一条无形的绳索,随着我的拖动、把你的灵魂从‘海面之下’拖了回来,而你的身体则是在灵魂被我拖回来的瞬间、从一阵光中浮现出来的。”

    “那应该是光界之力。”

    雨果一边为安南解释着,一边抬起右手。

    随着一道黑红色的炼成光华,黑红色的巫师长袍被雨果从空气中炼成,遮蔽了他的身体。

    “升华仪式的最后阶段,需要舍弃物质的躯体,来实现灵魂的完全升华;而光界有一口泉,它可以赋予灵魂以对应强度的肉身……其实我做过研究,安南陛下您复活那些随从的手段,就与光界的这个能力有关。”

    “这个我知道。”

    安南点了点头。

    和“黑夜”、“大地”,以及黑夜与大地之子那些天生就具有神性的生物不同。凡人几乎不可能将生命跃迁至那种完善形态……所谓的升华之道,就是采用取巧的方式达成这种“不可能”。

    就像是在魂斗罗等的横版过关游戏中,密密麻麻的机关可能会让两个人反复去世。那么这种情况下,就不如一个人先死、让另一个人专心过关。等到越过了艰难的阻碍,再重新把第一个人复活……这样就可以最大程度的节约命数。

    而升华仪式,就像是“身体”驮着“灵魂”,以一个卖掉耀西的姿态——或者说编出来的“斑羚飞渡”的姿势,把灵魂送到正常情况下无法抵达的最高境界。再通过光界的“复活”特性,直接从光界白嫖一个完美躯体。

    从这点来说,安南的这种复活能力……其实已经与神明的升华无比接近了。

    “我在使用复活能力时,第一个阶段中消耗的力量、与将灵魂回溯到完美形态的长度有关;而与复活者本身的阶位无关。”

    安南使用过复活能力之后,总结着经验:“我其实可以拖到一半就松手……这样的话,雨果就会以中年人或者更老的形态复活,而我消耗的力量会更少。灵魂是否受损、是否完整关系也不大……除非灵魂并非是在死前受损、而是在此之前。这似乎更接近于一种时间层面的能力。

    “但在第二阶段中,也就是模仿光界之泉重塑身体时,消耗的力量就与位阶有关了。”

    这个安南可就太熟了。

    ——因为第二阶段的消耗,与复活玩家时完全一致!

    但有些奇怪的是……

    “我给你塑造躯体时的消耗,与复活一个白银阶的超凡者差不多。但我这个复活能力,应该是把你回溯到完美形态才对……你现在十几岁的样子,就是你‘最完美’的姿态。”

    “确实。这个时候的我,灵魂中还满盈着永不熄灭的希望之火。你的仪式应该没有出问题……因为我现在就是白银阶。”

    变回少年形态的雨果,用手捏住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道:“是这样的。在之前的仪式中,我已经将塔之主卸任……失去了泽地黑塔的持有权的情况下被复活,我就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窃火者’了。就像是陛下您认识的‘石中船长’,她也需要宝船白银才能算是一位黄金阶一样……塔之主也需要巫师塔,才能称得上是塔之主。

    “虽然我依然拥有着已经完成觉醒的要素之力,但暂时却无法使用。我的灵魂现在就像是有颜色的液体……进阶时估计不用再选择新的咒缚了,但还是得重新进阶。

    “而且,因为萨尔瓦托雷将会成为新的‘窃火者’,我必须去寻找一个新的职业。”

    “这样啊,”安南恍然,“不过,还好我提前预备了。”

    他说着,给雨果递过去了一根银项链:“我其实准备了金质的项链、戒指、耳环、腰带、手镯。但我也考虑过,你可能会丢失职业的可能性,所以也额外预备了一根银项链项链……没问题吧?”

    “挺好的,我之前的咒物用的是腰带、因为我之前咒纹在背上。但现在,似乎因为你的影响,我的咒纹转移到了胸口……这个太阳形状的咒纹、我已经知道了它的具体效果。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雨果说着,将银项链戴上、塞到衣服里面。

    他没有丝毫避讳,直接对在场的几人说道:“我当年进阶青铜与白银的两道咒缚,就要交给你们守密了。

    “第一道是,‘我将聆听任何向我请求帮助之人的需求’;第二道是,‘我不可谋杀并未对我表露敌意之人’。”

    雨果说罢,咒纹便逐渐融化收拢,被重新收束于银质的诅咒承载物中。

    “听上去还不错!”

    一旁的安南赞叹道:“都不是什么容易触发的咒缚呢。”

    “确实。因为我青铜阶的咒缚,只是让我‘必须去听’而没说我必须照做、也没说不允许对方自己打断。所以最多就是战斗的时候可能会分个心,对我来说等于不存在副作用。”

    少年雨果点了点头,露出温和的笑容:“而我原本黄金阶的咒缚,是‘我不能使用超凡之力来作恶’。这个咒缚与白银阶的咒缚几乎重复、且将其包含……这就是我们这些巫师喜欢使用的‘重叠咒缚’的技巧。

    “不过现在,我已经失去了这一道咒缚。等我进阶黄金的时候,我还会选择你们作为守密人的。”

    “……雨果阁下看上去话多了不少。”

    一旁双手抱胸看热闹的艾萨克冷不丁的说道。

    雨果闻言,笑容反而变得更加灿烂了:“确实如此,艾萨克阁下!

    “我必须感谢安南陛下的赐予。一个人从满怀梦想的起点,逐步走向抛弃梦想的末路。最终还能有机会重新返回到最初的起点,这是怎样的奇迹?

    “这对我来说,就是第二次生命。而且不再被‘泽地黑塔’所束缚,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难得有这样的奇迹……我必须认真考虑,这次生命如何才能不被浪费;我又该如何,才能最大程度的帮助他人、改善这个世界。”

    少年雨果说着,认真的向安南鞠了一躬:“我绝不会给您丢脸。这次生命,我绝不会虚度……”

    一旁的萨尔瓦托雷将“瓦托雷”收了回去,有些别扭的走过来说道:“那我也得谢谢你,安南。

    “不,我的确是要认真的谢谢你。我谢谢你,把我的老师救了回来……面对死亡之时,我是那样的无力。但这次不一样,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他说着,将一枚缠绕着双蛇的暗金色戒指交给了安南。

    他轻咳一声:“刚才的气话,你就别当真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个月还得去一趟地下。但我现在要开始准备进阶黄金、正式接手泽地黑塔了。如果你遇到危险,我恐怕没法传送过来帮你……”

    “你还想传送过来帮我呢?”

    安南反而是笑了出来:“我已经是黄金阶了,而你还是白银。你这是想传过来送吗?”

    “既然可以把我传送过去,当然也可以把你传送过来——”

    萨尔瓦托雷不服气的说道:“我只是那么一说而已!这是比喻,比喻……

    “——总、总之,你这次要面对其他的黄金阶超凡者。我不知道你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还是先戴上它吧。哪怕你不会出事,可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但我却帮不上忙的话,我会为此愧疚一生。”

    萨尔瓦托雷认真的说道:“这是我和影子这段时间全力制作的最高杰作……看看它吧。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