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七十章 诸光之光

第七十章 诸光之光

 热门推荐:
    只是提到它的名字,就可能就会被感知到。

    不存在实体的魔物。

    “你猜的没错。”

    艾萨克注意到安南的眼神,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就是它……非蛇之蛇。”

    无形之物,熵增之兽,灭世之蛇。

    仅仅只是存在,就会让世界充满混乱的世界之敌。

    雾界的神明本质是此世之活柱,首先应该具有的素质就是守序。某种意义上,这些神明加在一起或许才能和蠕虫相提并论。

    或者也正是因为这个世界秩序力量如此强大,才会从天车御手的尸骸中,诞生出作为秩序反面的蠕虫。

    ……但蠕虫不是在大结界崩塌的时候,就已经被第六相往世书的力量封印到未来了吗?就算封印被泄露,也不该影响到“已经不存在蠕虫”的统一战争时代才对。

    难道是蠕虫的力量可以跨越时间线?

    还是说……

    安南思索了一会。

    他突然开口问道:“雨果知道这些事吗?我是说愚人战争中不太对劲的那部分。”

    “这本身就是塔之主的传承的一部分。”

    “原来如此……”

    安南突然有了一些不太确定的猜想。

    如果说,不是每一个巫师塔内部高层,都藏有蠕虫信徒的话。

    就只能说是巫师塔本身有问题。

    巫师塔最开始是神秘女士制造的,这时候它肯定是没问题的。

    但等到精灵们来到雅瑟兰大陆,建立了帝国……将巫师塔均匀分布到各个区域之后,咒能就成为了巫师塔的主要供能手段。

    等到第三纪结束之后,咒能被废弃。

    还拥有无限能源的,就只剩下两座巫师塔。

    ——那就是风暴之塔与千面幻塔。

    前者是因为风暴之女残留的无限风暴之力,而后者则是因为……千面幻塔本身就是好运小姐的神殿。

    然而这里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巫师塔肯定比咒能更早诞生——当年巫师塔可是漂浮着过来的。

    而建立咒窖,可是要从地上打深井的。

    那么,在开始使用咒能之前……巫师塔在使用什么作为供能?

    “我有一个想法……”

    安南缓缓说道:“千面幻塔的‘荷官’,参与了统一战争吗?”

    “没有。的确也有一些人考虑过,这是否与‘好运小姐的骰子’有关……但我们那个时代的主流观点认为,应该与好运小姐无关。”

    艾萨克非常肯定的说道:“因为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巫师塔都变得疯狂。除了千面幻塔之外,就连你们凛冬公国的风暴之塔,最开始其实也一直置身事外、保持着相当清醒的头脑。还是到了战争后期、不断被袭击,才终于火了决定反击的。”

    ——果然还有风暴之塔。

    安南终于确定了什么。

    他特地只问了一半,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做出诱导性发言、导致情报产生误差。

    而艾萨克只是看到安南沉默了一瞬。

    他就立刻猜到安南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和咒能有关?”

    艾萨克眉头紧皱:“这个可能性当年其实也有学者提出过。因为最清醒的就是风暴之塔与千面幻塔,其次就是没有黄金阶的白玉塔。而前者的共性,就是他们从最开始就没有使用过咒能。

    “但在那个时候,其实也已经停用咒能好几百年了。老一代使用过咒能的人,在那个时候已经死绝了。而且这样的话,也无法解释为什么白玉塔的理性相对更充足……她们当时可是咒能使用的大户。”

    “最后确定是那个狗东西动的手吗?”

    “我们也没有证据。但从事件的异常性质来说,我们推断是非蛇之蛇在捣鬼。”

    艾萨克以更客观的角度来说。

    他看着安南还有些困惑,于是干脆开口对十三香他们说道:“你们先去睡下吧。陛下刚刚进阶染色之位,雨果阁下那边肯定还有一些话要说。”

    “等一下!”

    安南突然叫住了十三香与哈士奇:“我要选择你们作为我的守密者。”

    “……真的可以吗?”

    十三香有些犹豫。

    但哈士奇却是毫不犹豫的拍了拍胸:“放心告诉我吧,狗狗的嘴巴出了名的紧,我谁都不会说的!”

    艾萨克冷静的问道:“我需要离开一下吗?”

    “没必要。其实说出去也不要紧。”

    安南笑了笑:“我甚至打算公开这个咒缚。

    “我新得到的咒缚,叫做【诸光之光】——我的力量在每个夜晚都会暂时衰退,但只要有一个人因我而成为了善人、或是有一个善人因我而飞升光界,我就可以立刻恢复所有暂时衰退的力量、而且短时间内不会再次消退。”

    “……化解型的咒缚啊。”

    艾萨克微微点了点头:“还可以。这个咒缚不是很容易针对……不过它的化解手段你打算怎么达成?”

    “我可是大公,凛冬公国的统治者。”

    安南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因为我的政策而成为善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倒不如说,只要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人们变得乐观开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善良是需要余地的。如果连活都活不下去,又怎么能居高临下的要求他们善良?如果是在没有公平正义可言、走在大街上可能都会随时死去的混乱之地,又怎么会有能让善人挺胸抬头、安宁生活着的土壤?

    “如果我的国民,甚至连一丁点变得正直善良的余地都没有;每天连一个善人都没有诞生,那才是我的错误——而且是大错特错。我的力量因此而衰退,反而是对我的惩罚……它是在第一时间提醒我,我已经走错了路。

    “那么这就不再是惩罚,而是劝诫。我有一个能够实时提醒我、不会被人买通、更不会畏惧我的谏臣,这哪里是一种束缚?这是一种利益才对。

    “我并不是想要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力,或是统治全世界,权力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是希望人们能够越活越好……能够不必走上堕落之路,也能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

    听到这话。

    无论是十三香还是艾萨克,甚至是哈士奇……都沉默了一瞬。

    安南自己并没有察觉到,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上正在发光。

    那并非是治愈灵气的光华……而是另一种光辉。

    能够让人切实体会到他的诚恳真挚的光辉。

    ——那确实是诸光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