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十一章 我是您粉丝啊!

第十一章 我是您粉丝啊!

 热门推荐:
    安南看了一眼对面的奈杰尔·埃利奥特,抬起食指、对着正面对着自己的十三香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一会记得要保持安静。

    随后他便将“双色权杖”横放到自己脚下——那是一个从前面回过头来时,也不会看到的位置。

    十三香心领神会的瞥了一眼安南,微微点了点头。

    示意他已经收到了指示。

    随后他踢了一脚旁边的哈士奇,示意她赶紧起来。

    以免安南过去套话套到一半,哈士奇一睁眼迷迷糊糊就猛地嚎一句“安南陛下”,直接把事情搞乱。

    一般人的确做不出来这种事,但哈士奇未必。

    多少还是嘱咐一下为好。

    退一步讲,在有陌生人在的时候还是把她叫起来。他们本质上是跟领导出差,毫不顾忌呼呼大睡也不怎么礼貌。

    十三香如此想着。

    他们刚刚才上地铁不久,哈士奇也不顾什么礼节,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十三香身边的、然后闭上眼就开始迷迷糊糊的犯困……没过几个呼吸就趴着睡着了。

    也就是这四个座位中间的茶桌有些矮,哈士奇只能缩在椅子里睡觉。

    不然她多半会在安南面前,表演一下自己当年神速上课补觉的绝活。

    虽然这个地铁,与他们上下班时使用的地铁不是同一种……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在地下。

    但就冲着这个名字,哈士奇就感觉非常的困。

    刚一坐上地铁,就会开始犯困——如同自己平时上下班时的情况一样。十三香在地铁上,喜欢戴着耳机听音乐、看视频或者看小说,收集一些情报。

    而哈士奇则是那种攥着自己的手机、抱着地铁中间的柱子就能站着开始睡眠的类型。

    因为哈士奇也的确相对更缺觉一些。

    倒不是因为哈士奇的工作会比十三香更努力——事实上哈士奇下班的时间反而会更早一点。

    只是哈士奇一般会玩游戏到十二点以后,等到上床之后还会再玩一段时间的手机。具体什么时候睡觉,主要取决于群友什么时候睡觉……

    “群友都还没睡,我睡觉合适吗!”

    哈士奇会如此理直气壮的回答着:“聊着聊着天人就没了,那多不礼貌啊!”

    仿佛在试图把群友熬死一般。

    ——当然,后来十三香就知道了,那都是借口。

    因为哈士奇有一些群友和他有时差,就算哈士奇熬到天亮他们也是不会睡的……

    “……呼啊……唔咦?”

    哈士奇被踢了一脚,发出了奇奇怪怪的声音并醒转过来:“什么事……”

    “偶尔也真羡慕你的睡眠质量……”

    十三香叹了口气,将目光投向安南、来给哈士奇使了一个眼色。

    “什么?”

    哈士奇更清醒了一些,但还是没听清十三香在嘀咕些什么、也没看懂他的眼神。

    她把自己的脸凑过去,因为缩在椅子里而有些炸毛的白色长发,让她看起来像是一条白绒绒的大型犬,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你说话声音这么小?你嗓子哑了……眼睛也不舒服吗?”

    “没事。我是说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真高……”

    十三香终于放弃了和哈士奇说清楚的想法。

    他直接伸手按住哈士奇的脖子,把她脑袋掰过来、用食指挡在嘴前,与哈士奇四目相对、又点了点头以做确认。

    哈士奇回头看了一眼安南,顿时恍然大悟,连忙伸出手来捂住自己的嘴、并连连点了点头。

    “哎……”

    十三香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看了一眼哈士奇,忍不住又嘱咐了一句:“你要睡觉的话,记得把头发扎好了放身前,要么睡姿就好看点。搓的乱糟糟的,你自己不难受吗?”

    “……我都想把这头发剪了。”

    哈士奇苦着脸小声嘀咕着:“捏脸的时候感觉长头发好看,但洗起来好麻烦啊……”

    ……那不还是你活该。

    十三香正想如此念叨两句。

    但他想了想,如果得到支持的话,这二哈可能会真的把这头发剪了。但过个几天又会后悔,“啊我当时为啥要把头发剪了”。

    ……怎么说呢,傻不拉几的兄弟变成了美少女之后还挺萌的。

    十三香又叹了口气。

    明明自己连老婆都没有,就提前感觉到了当爹的感觉……

    养的还是个傻闺女。

    这人的命运就不可预测,谁知道哪天自家宿舍的傻儿子就会变成傻闺女……

    身后两人还在嘀嘀咕咕的时候,安南就已经起身并走到了奈杰尔的身边。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们在同一车厢,只是奈杰尔下意识的坐到了角落里。这让他们之间多少还有些距离。

    当安南以“最后之作:大卫”的姿态,坐到奈杰尔身边的时候,显然是吓了他一跳。

    看到一位黑发黑眼,五官深邃、笑容和蔼开朗的中年人,毫不认生的坐到自己对面,正在看书的奈杰尔顿时惊了一下。

    主要是他作为名画师的锐利目光,能够一眼就解析出对面的身材与诸多细节。

    那没有半分臃肿,充满了力量与优雅美感的身材,简直就像是雕塑大师雕刻而成的雕塑。而如果说他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战士,那过于白皙、不够干燥粗糙的皮肤就显得更违和了。

    正是因为奈杰尔足够了解人体,才会意识到不对劲。

    他的目光快速在十指间跃动,并很快捕获到了一枚银色的戒指。

    ——果然是超凡者。

    而且还是高位的白银阶超凡者……

    奈杰尔心中顿时一紧。

    听到身后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嘀嘀咕咕,更是让他有些心慌——这分明就是有话想说,还不希望自己听到。能有这个反应,多半就是已经把自己认出来了。

    但自己坐在这么边缘、甚至连画板都没背……身份不应该这么快就暴露了啊?

    “您好,奈杰尔先生……我应该没有认错吧?”

    笑容和蔼而又开朗的中年男人坐在奈杰尔的对面:“我是您的粉丝!”

    “……是、是吗。”

    奈杰尔一脸尴尬。

    他显然是不太相信——但眼前这个局势似乎也容不得自己不信。

    “是真的。”

    中年男人的面容变得稍微严肃了一些:“我从很久之前,就喜欢您的画了。

    “那是在很早很早之前……我并非只是喜欢您现在的画。我也喜欢在那‘沉默的二十年’前,那些……笨拙、而又努力的画。每一幅都像是要将心呕出来一般,用尽全力的绘画者。

    “像是在雪原中,挣扎燃烧着的火焰一般——我喜欢那份在那份努力中迸出的光芒。”

    听到这出乎预料的发言,奈杰尔有些愕然的抬起头来。

    他怔怔的望向中年男人。

    一时之间,眼眶竟是有些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