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恺”先生

第三百七十九章 “恺”先生

 热门推荐:
    或者说,是悲剧作家-狼教授-腐夫这样的联系,让萨尔瓦托雷产生了某种灵感——因为根据龙井茶那边跟萨尔瓦托雷所说的情报,所谓的“狼教授”似乎只是“灰教授”特里西诺·塞提、也就是谋杀与阴谋之神的教宗的一个分身。

    精通偶像法术的灰教授,通过分离了一部分的自我、使其寄生到自己学生的尸体中。不仅是占据了对方的存在,还通过修改一半名字,直接否决了对方再度复活的可能性。

    也正因此,“狼教授”作为一个不到五十岁的年轻巫师,才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因为在这个躯壳中的,并不是他本人。

    而假如将这项能力,不视为“教授系列”的几位阁下的独有技能。

    那么,就能够解释一个萨尔瓦托雷疑惑许久的问题了。

    萨尔瓦托雷还没有走出鸢尾花银行太远。

    走了不到半条街的距离,他突然产生了奇怪的预感。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顺着那股预感走了过去。

    在看到给自己“奇怪预感”的那家店面时,萨尔瓦托雷意识到这并不是错觉。

    ——纯白面具店。

    这是那家店面的名字。

    顾名思义,这是只卖白色面具的一家店,似乎是作为工艺品店而存在。毕竟也的确会有人希望买纯白无色的“面具”,自己为其上色。

    除了仪式方面的要求,同样也有作为礼物的需求。因此这里的客人倒也不算少。

    “——萨尔瓦托雷阁下。”

    一位脸上带着面具的少女店员,出现在了面露犹豫之色的萨尔瓦托雷面前。

    她对萨尔瓦托雷示意了一下:“请跟我来。”

    萨尔瓦托雷微微提起警戒心,还是跟了过去。

    周围样式各异的白面具,全部都挂在深红色的厚布上。萨尔瓦托雷隐约意识到,这似乎也是某项仪式的要求……但他对仪式的研究不深。

    如果是安南来到这里,或许就能猜到了吧。

    萨尔瓦托雷在心中想到。

    但是他也不可能把安南叫来。

    毕竟两人的身份也与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可以拉着安南到处闲逛,也可以一人拿着一杯饮料、一边聊天一边从街头漫无目的的逛到街尾。

    但现在,安南出行至少也得带上保镖……哪怕不带保镖,也得把他姐姐带上。

    可玛利亚的气场太冷酷。

    虽然萨尔瓦托雷能够和很多人亲近,也并不会因此而觉得玛利亚不好接触……但在于安南相处的时候,还是会感觉玛利亚有点碍事。

    ——不仅是异性,而且是漂亮的异性。

    不仅是漂亮的异性,甚至还是他和安南的长辈——同时还是安南的血亲。

    玛利亚在场的情况下,很多话、很多玩笑萨尔瓦托雷都不敢说。

    就像是关系很好的损友,平时打打闹闹——可要是对方的家长在场,反而会变得拘束、礼貌起来。

    萨尔瓦托雷从来没有见过安南的父母……可能也不会再见到了。

    而据说德米特里殿下,似乎在玛利亚殿下面前并没有什么威严……那么玛利亚就像是安南的母亲一样。

    ——别说是开玩笑,他甚至不敢大声讲话。

    不过这个时候,果然还是有点怀念安南啊……

    萨尔瓦托雷心中想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萨尔瓦托雷心中的那个人,也终于出现在了萨尔瓦托雷面前。

    那是一个身披白袍、戴着纯白色面具的男人。

    他的身材修长、看不出年纪,皮肤很好的同时还留着一头漆黑的长发,这身长袍的衣着也算是比较中性。可就是一眼就能知道“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即使在对方开口之前,也能奇怪的形成这样的直觉。

    那面具上用红色的笔,简略的画出了一个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笑脸。

    最早是在“丹顿”死去后,萨尔瓦托雷见到了这个人。

    据说是国王陛下年轻时的私交,专精于偶像学派的“塑名师”,“恺”先生。

    虽说是专精于偶像学派。

    但据说他在安南面前,轻而易举的将被摧毁的建筑物恢复成了原状,还控制着大气中逸散的“灰雾态”诅咒,将其压缩回了丹顿体内。

    安南可能没有意识到不对。

    可萨尔瓦托雷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违和感。

    ——因为偶像学派并没有这样的法术。

    能够将建筑物恢复原状的法术,敕令学派里面有、先知学派里面有、塑形学派里面更是有一大堆。

    但是偶像学派的确没有这种法术。

    而灰雾本身就是凝聚态的诅咒。

    就如同低位法术难以干扰高位超凡者一样……如果灰雾能够轻而易举的被法术改变,那也不会成为阻拦所有超凡者、唯有神明能将其清除的天堑了。

    法术不是做不到。

    但那需要最高位的塑形法术——可根据安南的叙述,对方甚至没有解放诅咒承载物,就轻而易举的完成了这个法术。

    很巧的是。

    作为转化巫师的“教育机关”,泽地黑塔的继承者,萨尔瓦托雷刚好知道,“塑名师”这个黄金阶职业,是必须对立掉除转化学派之外所有学派的偶像巫师进阶而来。

    虽然这个职业并不是特化战斗力的。

    但它的力量对得起这种限制——

    所谓的“塑名师”,它可以通过更换名字、直接将两个人的存在交换。

    如同偶像学派中的一个典例——同名、样貌相近、且有三代之内血缘关系的国王与乞丐,原则上是可以通过仪式处理、强行交换双方命运的。

    塑名师的力量要更高一些。

    一般的仪式师是通过制造“替身”的方式,诱导恶意仪式与法术偏斜。

    而塑名师可以直接将仪式与法术的“目标”,在底层规则上换成另外一个人。

    这个看似平凡的职业,实际上是唯有大佬才能驾驭的。

    ……这个时代,按说应该没有塑名师了才对。那是比炼金术师更稀有的职业。

    因为塑名师这个职业还有另外一个需求——需要拥有至少三分之一以上的马人血统。

    但是……

    那位“恺先生”,哪里像是马人了?

    但如果将其视为一个像是“狼教授”般的“魔偶”,就可以解释了。

    可那样,就有了另外一个问题。

    为什么恺先生,完全不理会窃梦者丹顿?

    他在王宫的这些年……

    又到底悄无声息的交换了多少人的命运?

    “恺先生”回过头来。

    “好久不见了,萨尔瓦托雷阁下。”

    “恺先生”发出了温和而有磁性的声音:“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这不是一件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