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50.我大术士学派果然人才济济

50.我大术士学派果然人才济济

 热门推荐:
    经历了马瑞斯·魔灾的“刺杀”之后几天,海盗一直留在纳萨拉斯学院的地下实验室里,接受导师们的魔纹强化。

    直到一阶段的三次强化完成,额外的十个束缚魔纹和三套施法者回路魔纹被添加在他胸口,按照布莱克的要求,被组合塑造成了一个罗盘的外形。

    背后骷髅袖剑,胸前大海罗盘,肩膀上双翼利爪,魔力滚动时还有微光闪耀。

    这让他看上去更骚了。

    嗯,这样子的布莱克以后要是失业当不了海盗王,或者被自家老父亲在大海上击败,他也不至于无处可去。

    去红杰克酒馆里当个钢管舞牛郎什么的,一定能让内心空虚的富家小姐太太们放声尖叫,花大笔价钱为他进行“爱的供养”。

    也算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

    “你该回去你的舰队里了,你的几名下属都已经回来了,据说带回了新的学徒,正在等待你的召见。”

    蓝月院长将穿上了腐蚀者法衣,把身体上的魔纹全部遮掩住的海盗送出了正在修建的学院大工地之外。

    她拄着艾露尼斯圣杖,在沼泽地边缘对自己的得意弟子说:

    “去北岛收拾一下行装,我已收到了来自达拉然肯瑞托议会的官方邀请,在一个周后,我们要前往达拉然进行正式的魔法访问。

    作为术士学派的大导师,你和你的同伴们也要加入访问团中。”

    “哎呀,这事应该提早安排的。”

    布莱克摩挲着下巴,说:

    “就那几个歪瓜裂枣,带出去有伤形象,里面还有个兽人呢,就这么去了达拉然,怕是会被乱棍打出来。”

    “魔法的领域里不该存在愚蠢的种族主义偏见。”

    蓝月院长摇了摇头,并不把这事当成麻烦,她语气平静的说:

    “一万年前,艾萨拉女皇的宫殿中也有巨魔巫医为她服务。如果达拉然因为兽人的原因拒绝我们的访问,那也证明他们不过如此。

    我们讨论的是魔法与知识,皮囊只是承载知识的工具。”

    “话是如此,但我也没见到导师你在攻击无赖港时,对那些巨魔海盗手下留情...”

    布莱克眼神古怪的说:

    “而且你自己也不止一次说过‘巨魔都该死’之类的话。”

    “我宣扬种族平等,和我屠杀巨魔有什么关系吗?我尊重一切知识,和我讨厌巨魔文明有冲突吗?”

    蓝月院长的语气变的危险起来,她说:

    “智慧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承载智慧的皮囊存不存在并不重要。”

    “是是是,院长你说的都对。”

    海盗立刻纠正了自己的说法,看到弟子“知错就改”,这让蓝月院长很满意,她看了一眼布莱克胸前悬挂的古尔丹之颅和他腰间的魔典,便问道:

    “你身为术士学派大导师,还没有自己的魔典吗?”

    “呃,我一直在尝试搜寻古尔丹留下的魔典,毕竟是大导师嘛,总得有点体面,不能随便拿其他魔典糊弄。”

    布莱克摸了摸腰间的魔典,说:

    “至于我自己的魔典,虽然一直有想法撰写,但我觉得我现在对术士魔法的研究水平,还不足以让我写出一本惊世骇俗的魔典来。

    既然没有把握,就暂时不写了。”

    “你亲手完成了一个强大的新魔法,你已经有这个资格了。”

    蓝月院长从怀中取出一本精灵风格,有厚重封皮,被黑色细碎锁链缠绕的大魔典,递给了自己的弟子。

    她说:

    “别人的魔典再好,那也是别人的。

    就如你现在使用的数种力量,依然在按照原本的传统前进。你也曾对我抱怨到,你在刺客之路上陷入了迷茫。

    是时候脱离古旧的框架,寻找自己的道路了。

    尽管你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有自己的想法,但我还是建议你在晋升传奇之前,就开始总结塑造自己的传奇之力。

    我很看好你的未来,或许我该把你纳入纳萨拉斯学院的下一任院长的候选。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很健康,还能存在很久。但事关学院传承,不得不严肃对待,早做准备总是好的。”

    “我觉得你准备的太早了。”

    海盗吹了个口哨,让盘旋在头顶的角鹰兽落下来,他对蓝月院长说:

    “这次去达拉然,见了老梅里,从他那拿到巫妖的知识,完成转职之后你就要成为不朽。

    院长,你可以轻松活到我的曾曾曾曾曾孙出生,参加他的出生庆典,目睹他长大成人,参加他的婚礼,见证他儿子的出生,他儿子的婚礼。

    最后去主持他的葬礼,再念几首诗什么的。

    而那时候,我早就成一堆枯骨了。

    那时属于我的故事也早已被遗忘,这片大海将重归平静,我将从未来过,一切都会被塑造成我不认识的样子。

    唯有你们会永远活在这个世界里,记录它的一切变化。”

    “有我在,不会的。”

    蓝月院长拄着法杖,轻声说:

    “我们会记录下你的故事,所有的故事,总会人会听到这些久远的传说,在他们的口口相传中,这些传说也会成为新的神话。

    而你在其中注定会有一席之地。”

    “你这么说,我可就放心多了。”

    海盗将腐蚀者战衣的全覆式头盔扣在脑袋上,将院长赠送的空白魔典束于腰间,骑上角鹰兽,又把乌萨勒斯战镰取出来,作为自己的法杖使用。

    而院长也没有停留多久,一个传送消失在原地。

    这让躲在烂泥里寻找午餐的六脚鳄鱼非常失望,它今天又要饿肚子啦。

    ---

    “船长好。”

    “啊,船长,这么久不见,您又变的威猛了很多。您的霸气流露,让我忍不住瑟瑟发抖,看来您在黑暗之路上又取得了更邪恶的成就。”

    布莱克回到北岛的洛斯贝格镇外,在海岸方向的一座瞭望塔废墟上降落,立刻就被一个多月不见的坎瑞萨德和邪眼围上来问好。

    瘦小子一如既往的阴沉,也不太会说谄媚的话。

    邪眼兽人这一次去燃烧平原做事回来,嘴皮子又利索了很多。

    而巨魔术士没有参与到谄媚之中,他正在给自己的手下达库鲁介绍自己的两位朋友和他们的黑暗邪恶事迹。

    在这座瞭望塔废墟的更外围,站着三个家伙和火花夫妇,他们是以学徒和低级术士的身份参与到今日的会面之中的。

    “事情都办的怎么样啊?”

    布莱克下了坐骑,咳嗽几声,拄着镰刀法杖,摆出一副术士学派大导师该有的傲慢和冷漠样子,拉长声音问了句。

    邪眼第一个跳出来表功劳。

    这弓着背的独眼兽人嘿嘿笑着,对自家船长说:

    “按照您的要求,邪恶又强大的船长,我在黑石塔里精挑细选了三十人作为我的学徒,他们坐着地精的船正在往岛上来。

    我是每个都亲自查看,施法天赋、恶毒心性和狡猾品性都是一流,绝对能成为最优秀的术士。

    另外按照您的叮嘱,我已经和雷德见过一面,提醒他和黑龙相关的事,也从他那里带回了十名兽人刺客,可以填充到您的组织中。”

    “嗯,不错。”

    布莱克点头问到:

    “他们和黑铁矮人之间的联系呢?”

    “第一批兽人萨满已经以学徒的身份送去了暗炉城,正在接受训练。”

    提到这件事,邪眼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作为这批学徒接受拉格纳罗斯力量的代价,雷德那个没出息的,把宝贵的古尔丹之心作为礼物送给了黑铁皇帝索瑞森。

    不过也没什么关系。

    我已经打听到了那术士宝物的存放地,并且在拉文霍德庄园下了悬赏,或许您的同行们能给我一个惊喜。”

    “别想了。”

    对此,海盗很不屑的说:

    “我那些同行们最近都忙着和洛萨相关的事呢,他们可没时间摸进暗炉城里做活。

    再说了,一群连风行者之塔都摸不进去的家伙,让他们去索瑞森的皇宫偷东西,那简直就是送死。

    与其依靠他们,你还不如靠自己的谋划呢。

    那个好动的侏儒是你带回来的?”

    布莱克又问了句。

    他刚才就发现了,有个陌生的白头发秃顶侏儒正站在塔尖边缘等待召见,那家伙还在偷偷的依靠“身高优势”,打量身旁站着的安纳瑞斯·月郡的裙底风光。

    而月郡小妞看样子喝的有点多,这会醉醺醺的,居然没注意到那个侏儒的邪恶目光。

    呃,说起来,月郡小妞为什么会出现在一群术士的聚会场所里?她这几天不是应该在纳萨拉斯学院那边申请成为法师学徒吗?

    “对,他是我在黑铁酒吧发现的‘人才’。”

    邪眼搓着手,一副举荐良才的姿态,对自家船长说:

    “这侏儒是‘自学成才’的,他和瘦小子一样有天赋,在没有受到专业培训的情况下,自己能召唤出恶魔卫士,而且还没有被砍死。

    这天赋和运气已经很了不得了。

    他叫威尔弗雷德·菲兹班,据说曾经在达拉然学习,但后来因为犯了点事被赶出来了。”

    “哦,那个倒霉蛋啊。”

    布莱克听到这名字,就知道这侏儒是谁了。这家伙以后确实会以术士的身份做出一件“大事”,可以说名扬世界那种。

    但代价嘛,就很凄惨了。

    “多教教他,重点管一管他丢三落四的毛病。”

    海盗吩咐了一句,邪眼顿时一阵点头。

    虽然不太明白船长的意思,但这时候点头肯定是没错的。

    “你呢?瘦小子,你怎么给我带回一个比你还小的小丫头?”

    布莱克不满的对身边的坎瑞萨德说:

    “真把我这里当幼儿园呢?我警告你啊,你带回来的人,你自己训练,我可没兴趣教一个哭唧唧的黄毛丫头。”

    “船长,你可别小看她,这丫头真发起狠来,弄死几个兽人轻轻松松。”

    瘦小子拄着自己的乔丹法杖,对自家船长说:

    “我是在西部荒野的农场里遇到她的,是个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来的孤儿,据说父母都死在兽人战争里了。

    她自己一个人活到了战争结束,还跟着流民们去了暴风王国,在萨丁农场帮忙干活。

    我当时和我妹妹去那里郊游,听说了她的故事就怀疑她一个十岁的丫头,是怎么在兽人肆虐里活下来的。

    她一开始还给我装傻,被我问急了,就用诅咒术试图干掉我。

    那动作熟练的,根本不像是个新手。”

    坎瑞萨德耸了耸肩,指着边缘站着的孤僻少女,对自家船长说:

    “幸亏我早有防备,指挥恶魔把她打趴下,又从她身上搜出一本残破的魔典,据她说是在一个被联盟士兵杀死的人类叛徒术士尸体上捡到的。

    她也属于‘自学成才’,而且很会伪装,一路靠着年纪小的伪装,躲过了圣光教会的多次盘查。

    这丫头心狠手辣。

    幸亏我去的巧,否则老萨丁一家人迟早要死在她手里。”

    “这个年纪,这个背景,这种天赋...”

    布莱克听完了坎瑞萨德的描述,他摩挲着下巴,几秒之后突然开口:

    “碧裘卡?”

    “嗯?”

    那个站在边缘等待召见的孤僻丫头下意识的抬起头。

    在看到海盗的一瞬,她就抖了抖身体,似乎是感觉到了海盗身上传出的可怕气息,被吓坏了一样。

    “船长,这真神了,你怎么知道她叫碧裘卡?”

    坎瑞萨德疑惑的问到:

    “你之前听说过她吗?”

    “当然听说过。”

    布莱克表情古怪的拍了拍瘦小子的肩膀,低声说:

    “我还知道,你和她以后的‘孽缘’,注定要持续到你们两个中的某个死去为止。

    啊,命运都改道成这样了,你们两还是能凑在一起,这肯定是世界意志的恶意。听我句劝,我的傻孩子,把她丢给其他导师教导吧。

    趁早斩断羁绊,否则你迟早得死在她手里。”

    “船长你这说的也太吓人了。”

    瘦小子还不信,他说:

    “她再厉害也是个野路子低级术士,论起施法能力差得远呢,我手里有传奇饰品,又是她的导师,我才不信她能干掉我。”

    “随便你。”

    海盗该劝的已经劝了,瘦小子不信邪,他也没办法。

    便仰起头,对最后一个家伙喊到:

    “安纳瑞斯,你不去管你手下的那群废物精灵,不去上魔法课,不去准备自己的旅行,跑来我们这群术士这里干什么?

    是打算观摩一下我们这些术士的邪恶仪式吗?”

    “呃...”

    被布莱克点到名的月郡小妞露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这女海盗捂着脸,羞愧的说:

    “我没通过学院的入学测试,司令官。

    我当不了法师了,呜呜呜,他们说我们月郡家族的血脉退化的太厉害,已经没有施法者天赋了,呜呜。

    我只能,呜呜,在他们的建议下,呜呜,跑来当术士了,呜呜呜。”

    “混蛋!”

    布莱克骂到:

    “术士是你想当就能当的?真把我这里当垃圾桶,什么废物都往我这里塞?去去去,当你的海盗去,我才不收你当术士。

    丢死人了!”

    “呜呜,司令官,我准备了,呜呜,五万金币当学费,呜呜,你就收下我吧。”

    “啊,有学费啊,我都把这茬忘了。行行行,过来把学费交了吧,以后你就是我们术士学派的光荣一员了。

    再去把你麾下那群废物喊过来,把这塔里收拾一下,下午开始正式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