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撤离

第二百五十八章 撤离

 热门推荐:
    唰!

    嘭!

    三个站在门口,准备埋伏青年的打手,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两根像婴儿手臂粗细的木棒,带着呼呼的风声,居然直接从脑袋中穿了过去。

    眼前的青年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幻影。

    因为没有打到实物,加上两人用力过猛,控制不住力量。两根木棍重重的撞在了,刚刚开启的大门上,发出砰的一声。

    那仅仅是楠木做成的大门,直接被打出了两个凹坑,可见两人力量之重。

    两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情景中反应过来,棍上反震的力道都还在手心回荡,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指,就在他们额头轻轻点了一下。

    没有什么头破血流,也没有什么脑浆崩裂。

    三人眼前一黑,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没有一丝生息!

    仿佛睡着了一样。

    那道身影迈着步子,继续往里走。

    身后的大门被无形的力量推动,缓缓地关闭。

    此时躲在周围,随时等待策应的其他几名打手,还有那位领头的老大,一时间大脑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青年动作太快,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只听到木棒击打木门的声音。

    等眨巴两下眼睛,三名打手已经倒了。

    “你”

    那名领头的恶汉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走到院子中央的青年,像朦胧的薄雾一般,缓缓的消散。

    噗通!

    下一刻,是一个个重物倒地的声音。

    抬头看去,正是一个接一个躲在暗处的手下。

    “小心”

    眼前诡异的一幕,让他本能的想要开口提醒。

    可是话才说了一半,手下已经全部倒下,只剩他自己。

    他眼睛大睁,高大魁梧的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他知道,自己这次遇上大麻烦。

    对方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是先天!

    绝对是先天高手!

    真是倒了大霉了。

    我明明已经很小心啦!在动手之前,查探了好几次,没想到还是碰上了硬茬子。

    好在,眼前这个神秘高手并没有下死手,或许他还有机会。

    啪嗒!

    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缓缓地转过身去,发现青年正平静地看着他,和刚刚进来时候一样,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喜怒哀乐。

    那清澈透明的底眼眸,映射出他恐慌的面孔。

    “大人,我,我”

    “说,谁派你来的?来干什么?”

    ……

    等到恶汉把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全部说出来之后,林虚轻轻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他便晕了。

    “阁下看了这么久了,也该出来了吧!”

    林虚抬头看一下大门口,淡淡的说道。

    “我早就说过,你不适合干这一行,连几个毛贼都不舍得下死手,说不定哪一天你会死在他们手中。”

    王骏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他的脚好像没有踩在地上,听不到一丝动静。

    林虚没有心情和对方在这种事情上理论。

    而且对方心里算计什么,他早就已经知道,更加不想浪费时间。

    如果不是害怕战斗动静太大,会引来城中高手的注意,他会当场把对方拿下,逼问真正的解药。

    “把药拿来吧!”

    “给你。”

    王骏见到林虚不想和他多说,他也没有废话,从身上取出一枚丹药,丢了过去。

    林虚接过丹药后,连看也不看就放进了怀里,这倒是让王俊十分诧异。

    “难道你不怕我拿的丹药是假的?”

    你拿的丹药本来就是假的。

    林虚在心里吐槽了一声,不过嘴上并没有这么说。

    他还不想引起对方的怀疑。

    “我相信武当派的信誉!千年大派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不要脸,不要皮,连猪狗都不如的背信小人之举!”

    林虚故意道。

    他知道对方给的是假药,但是对方绝对不敢说出来。

    听到林虚这话,王骏脸色果然变得有点难看。

    他有些强颜欢笑的说道:“这是自然!”

    不过心中已经把林虚判恨死,等到事情结束之后,他绝对会让对方生不如死。

    我会把你训得像狗一样,在我面前摇尾乞怜,到时间看你还有没有现在的傲气。

    “既然如此,那就告辞。”

    说完,林虚不再搭理他,转身进屋开始收拾东西。

    王骏眉头皱了皱,眼中泛出冷光,同样转身离开。

    祖师马上就要到来,他还要进行一定程度的布置。

    至于林虚!

    等到毒药发作的时候,他自然会乖乖的来求自己。

    就在让你再逍遥快活几天!

    林虚回到房间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他回来的主要目的是拿解药,收拾东西只是附带的。

    就在他准备拿着东西离开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感应到来者的气息,他目光闪烁,有些迟疑,考虑着要不要开门。

    就在这时,外面又传来焦急的喊声。

    “林石,快点开门!我有急事找你!”

    是姜月凝的声音。

    林虚心中叹息一声,飞快地把院子里的尸体收好,把门打开。

    “师傅,你这么着急找我有事吗?”

    “快,快点收拾东西,跟我走!”

    姜月凝毫不避讳地拉着他的手,重新返回屋子,手忙脚乱的帮他收拾行囊。

    “师傅,你这是要干嘛呀?”

    林虚知道她想干什么,却还在明知故问。

    “别问那么多,只要跟我走就好了,我绝对不会害你的。”

    姜月凝郑重道。

    她在屋里翻找了一下,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拿走的东西。于是干脆把东西丢在一边,拉着林虚的手又往门外走。

    “东西就别拿了,我身上还有不少钱,等咱们到地方了再买就是了!”

    “师傅,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到地方?到什么地方!”

    也许是被林虚问烦了,姜月凝终于忍不住开口解释道:“渔阳城即将发生大变,咱们必须离开,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医馆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直接去南城门就好,那里有人接应!”

    “大变?什么大变?”

    林虚一副装傻充愣的模样。

    “唉!你就别问了,到路上我再慢慢跟你说。”

    姜月凝不耐烦道。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往城门走去,直到看见路上行人,姜月凝才急忙把手松开。

    林虚回想起曾经姜月凝和姜北柠的对话,意识到这一切应该是姜北柠的安排,让两人提前逃离战斗漩涡。

    武圣之间的战斗,非比寻常,光是余波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只是想到姜北柠救他离开的原因,林虚心里不由的苦笑。

    姜北柠是把他当成了妹夫!

    唉!

    这令人无语的认同!

    只是不知道姜月凝怎么想的?

    看着走在前面,背影诱人的姜月凝,林虚没有一点点心动,只想着怎么摆脱。

    “等把姜月凝送到安全地方,我在悄悄离开,也算全了这份师徒缘分。”

    最后林虚终究动了一份恻隐之心,决定护送姜月凝离开,反正目标相同。

    “只怕路上,会有些波折。”

    看着城门口准备护送他们离开的几人,林虚眼睛微微一眯。

    这几个,都是燕王府的人!